谢启大在首届论坛闭幕式上的致辞

194

各位学者专家。大家好:

我不算是学者,我也不算是研究宋教仁的相关人士,可是我从小在台湾长大,我们从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到我们大学.我们读的不管是中国的历史或中国的通 史,我们谈到了辛亥革命,谈到了民国的创建,我们一定会认识几位,就是我们的孙中山先生,宋教仁先生,陈其美先生,黄兴先生。这些历史人物。这些对于创建 民国有重大贡献的人,我们都会读到他的历史,读到他的很多的主张,作为。所以他们在我们的心目之中,我们对于他们的尊敬,对于他们的感念,因为我们很清 楚,在当时中国遭遇百年国耻的时候,是他们的牺牲奋斗,使得我们国家、民族得以生存。

同样的,这一次在会议讨论中间,有学者报告说,这一次的 辛亥革命,他是仁人志士.是中国年轻的知识分子。而且都是家境相当好.又有学问的人,他却抛弃他自己的前途,冒着杀头的危险,去做这件事情,这跟一般的农 民起义,跟一般的所谓的政客,或者跟那种夺权的,或者是跟一般的武夫,他的这种革命是不一样的,这是一个知识分子救国的举动,同样我也必须说,也就因为他 们这些人。都不是为自己谋取利益,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所以当他们成功以后,他们就不会去抢夺这个位子,于是就造成了像袁世凯和其他军阀这些人,他们就 可以利用各式各样的方法,贪得无厌.最后反而窃取了政治成果,使得我们革命的成功,沦落到了最后袁世凯称帝,到军阀的割据,同样的,也因为袁世凯这些人, 他们这样的行为,他们也造成了这些革命分子必须再次发动不得已的二次革命,就像我们汪老师说的,不得已去发动二次革命,也因为袁世凯这样的一个人,他从当 时出卖清光绪皇帝,然后到最后,包括把革命的成果抢夺过来,想办法当大总统,当了大总统他再想当皇帝。中间他一再的用各种的方法暗杀除去了非常多的这些挡 住他去路的人。包括我们的宋教仁先生,和后来的陈其美先生。这都是历史上清清楚楚的,这个同样的,整个谋杀、刺杀宋教仁先生,也是经过调查。有法院的判 决,明确的证据,证据的显示。不过。当然在这次会议当中,有不同的学者,有其他不同的意见。不过在这里。我必须也要提出我自己的一些意见。同时我也提出我 自己的一些看法。

我觉得。今天我们如果要做翻案的文章,你没有明确的证据。你没有很清楚的史实。你没有很好的推论的话。尤其是在刑事案件轻易 的这样的去做翻案文章,我觉得既不公道,也不厚道,因为今天,我相信一句话,就是说,你可以欺骗一个人一段时间,你可以欺骗一些人,可是如果你想要长期欺 骗人,而且是大多数人,这是不太可能的。今天我们常常说一句话,盖棺论定,一个人他是什么样的人,今天他在人群中间,也许他可以藏,他可以躲,他可以欺骗 得了一时,可是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基本上经过长时间历史上的洗礼,最后他的本来面目是可以呈现的。我相信,孙中山先生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我们大家经 过历史一百多年的证明,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他是一个人格非常崇高的人。同样的。陈其美先生。他也是一个,当时在光复上海的时候,他是冲在最前面,江南制造 厂的时候,他是冲在最前面,这一场战役,是他领导的,同时后面他的许多作为,也都证明,他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也许有人说。他曾经参加过所谓的帮派,这是 当时起义中,事实上当时也有这样的需求,可是能不能这样子就在我们的研究当中批判他就是一个帮派分子,他就是一个怎么样怎么样的人。我觉得这样子事实上是 不太公道的。

同时,今天,以当时的时局来说,如果真的宋教仁是国民党自己暗杀的,以当时执政的、当时掌握权力的袁世凯,正好借这个机会,把所 有的国民党借此逮捕下狱,借此来个通杀啊。而袁世凯为什么要在那里闪闪躲躲的.而且事实上。陈其美先生也是在他39岁的时候,被袁世凯派人暗杀。这件事情 也是历史上的公论.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候,我们在做学术的研究。我们在做这个讨论的时侯。我觉得这个部分,必须要非常的公正。尤其最近,我为了要查一下宋 教仁先生的一些资料的时候,我上网站去搜索,居然在第三、第四个重要信息里面,就看到孙文谋杀、刺杀宋教仁这么样的一个类似的混淆视听。当然他也没有说一 定是、一定不是,可是这个论述提出来,现在过了一百多年以后,让我们的年轻人在看到这个的时候,会造成很大的误导。

我本人曾经从事法律工作. 我当过法官11年,在台湾的立法院,我自己本身也呆了9年,我利用我自己。我自己是学法律的,台大法律研究所毕业的,我曾经在台湾的司法界,我也是当时领 导台湾司法改革的一个份子,同时在立法院,我也曾经着手调查了很多案子,包括拉法的案子。过了十几二十年后,最后检察官做出的调查结论跟我的是一样的,同 样的,我自己也曾经跟李登辉的太太,当时有没有携带美金到美国去,李登辉为什么下台。为了这件事情.我自己也曾经跟李登辉的太太打官司打了十几年,我自 己,利用这十几年的时间把事情查得清清楚楚,这个钱是谁带的,当时李登辉为什么下台这些事情我全部查了出来。而且我自己也写了东西,那这件事情。只是目前 非常遗憾的。包括马英九在内都不敢去面对这个问题,所以目前这件事情,我还在等待,我相信,美国怎么跟李登辉谈判的会出来。所以我个人一直在做法学方面的 调查部分,这是我的专长。

所以我常常对一件事情,从证据资料上怎么去研判,也许我不是一个法学者,可是在证据资料上。我想在一个案件的搜证、调查、从这个蛛丝马迹中去做判断方面。我最起码算是一个专业人士。

所以我自己从开始读这个资料,虽然我昨天没有看到,没有听到。可是我后来看到相关的论文资料.拜读完毕后,我觉得这些论述之中。尤其对于陈其美先生比较 不公道的一篇论述.我看完以后,我觉得其中的疑点和论述方面是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当然,同样的,我今天在会议上,大家都是在会议上报告,如果有任何问 题的话,我们可以会后再讨论,甚至公开来讨论,都没有问题。可是我只是觉得,今天当我们对历史人物.做所谓的一些研究和评价的时候,我们必须要非常的小心 谨慎,尤其对于像宋教仁、陈其美这样当时在创建民国、对于我们国家做出这么大的贡献。而且在经过这么多年,我们都深深的肯定,我觉得这样一个人,如果我们 要批判他,必须论述要更清楚、仔细,所以在这个地方,我自己提出这样的一个论点,我也希望在这个部分,我觉得今天。我个人有个深深的感觉,我是有神论者。 我个人一直有这种感觉,我自己一路走来。从一个很平凡的人。到最后上天的安排让我从政。让我在政治上算是奋斗了9年多,其实我当时从政的目的,就是为了轰 李登辉下台,因为我最先看出来,他有问题,所以我辞掉法官后,进入立法院,然后在里面和他斗了九年,直到他赶下台为止。赶下台,老天就让我离开了。所以我 冥冥中我很清楚,很多事情其实不是我们人所能决定的。我自己也知道,就例如陈其美,陈先生,当时红卫兵的时候。曾经刨过他的坟,可是我也知道,最先冲到最 前面去的那个人,他的下场非常的惨。所以我冥冥中我很清楚。很多事情是我们要谨慎的,我们常常觉得,今天这些伟大的人物。他们会为我们国家、民族,做出这 么大的贡献。这绝对不是平凡的人物,同样的。面对这些那么年轻,就会为了国家、民族牺牲、奋斗的人,我觉得,给他一个公正的评价,就是我们后人该做的事 情。所以我在这边,虽然我不是一个历史研究学者,可是我非常高兴能受邀来参加宋教仁先生的一个纪念论文的发表会,我个人是抱着一个对他极度的尊敬,敬仰, 希望能够学习,同时也希望我们后人子孙能够从他身上得到一些教导。在这边,我个人有个很深的感觉。今天.我中国经过了百年的国难,我们终于站起来了,很清 楚可预期的未来十年内.我们中国摆脱掉了,从国父孙中山革命成功之前的百年,是我们的国难、国耻。同样,从辛亥革命成功以后的百年,我们国家也一直在动荡 不安之中.从开始北伐,然后抗日战争。然后国共两党的战争,最后导致我中国的分裂。海峡两岸分治了将近六十多年,而这六十多年,台湾因为曾经经过了一些痛 苦的教训,励精图治,同样的.在大陆,在统一了中国大陆之后,接着又经过了很多的困难,一直到最近,我常常在思考,今天为什么两岸要分隔。其实我后来也慢 慢的想通了。其实,在这个中间,大陆经过了一个痛苦的整合。现在终于凝固成为一个坚强的铁板块。同样,台湾也经过了当时的一些痛苦。

让国民 党,老蒋总统,小蒋总统:在台湾励精图治,可是接着,又让李登辉这样一个日本人,然后又是陈水扁的8年,这二十年之中,对台湾造成的影响是什么呢?就是让 台湾很多人回归到了大陆,然后在帮助大陆这二十年中.两岸共同的建设。事实上,未来的这十几二十年,是中国发展的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可是这个发展过程之 后其实我有了更大的担忧。我们的年轻下一代可能在这样的快速发展中。尤其是在现代化中,开始只知追求个人的名,追求个人的利,因为他们是被极度保护的,是 在一个没有经过苦难的这一代成长的,他们能否承接我们未来发展的大局,我们国家未来发展是只有三四十年昙花一现,还是有着三百五百年的光辉盛世,其实都在 我们这一代年轻孩子是在什么样的心情下教育的,他们是什么样的一个成长过程.和他将来是一个抱着什么样的使命感、责任感,这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今天,我 革命先烈,他们的事迹、功绩.都是给这一代孩子们最好的榜样。所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特别的说,我们绝对不能够为了想要标新立异,说出一些不同的话语来,结 果对于这些伟大的人物,他们真正,因为他们是用生命,是用他们短暂的生命谱写了这一段光辉的历史,我觉得在这个部分,我们必须要让这些,尤其是宋教仁,陈 其美,国父孙中山先生,这些人,他们的历史故事都是应该要作为我们未来下一代教育的标杆。所以对于这些人的研究,这些人的事迹,我们必须非常诚实的去面对 他,去研究他,然后,透过这些人的事迹让我们的下一代知道有所学习,有榜样。这是我们的责任。所以在这边,为什么我会对这些人有很多的尊敬,而且我对于听 到的一些比较不负责任,不是很精确的言论,我个人感觉是无法接受的,所以在这边我也很高兴,能有机会来参加这次会议.同时我也有种感觉,今天,我中国将来 到底是能够光辉个几十年,或者能够有个几百年的盛世,其实都在我们的下一代,也就是现在30—40岁以后的这些孩子们,他们是在什么样的教育下长大,他们 是接受什么样的一个思想,所以我们如何能够给予他们一些正确的教育,一些正确的思想,让他真正有一些可以值得学习的榜样.这些是我们的一个责任和使命。很 期待,所以我个人来了大陆,这些年,并不是以我个人的专业法律作为一个谋生的工具,而我更多的是希望用各式各样的方法去激励我们的下一代。在台湾.也许是 因为前面几十年生活,开始台湾的三十年的经济奇迹,然后使得孩子们有了过多的一些物质生活。再加上后面李登辉、陈水扁的刻意“去中国化”,中间对于一些价 值的否认,使得台湾年轻人在真理的追求上和对于一些爱国的思想方面,现在出现了一些混乱。

可是我中国大陆绝对不可以。我中国大陆在这快速发展 之中,台湾所犯过的错误我们绝对不能犯,我们必须给我们孩子最正确的教育,给他们一些学习的典范。所以在今天,我觉得我们能够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有了第一 届宋教仁学术研讨会,虽然我们也很高兴有很多官方的支持。同样我也看到,其实官方的支持还是不够多,不过没有关系,这是第一届,我相信。今天,即使在大 陆,中国共产党也会发现,这些人物,革命先烈,他们都是我们中华的一些英雄人物,他们的事迹,是必须被我整个的中华的儿女、下一代所学习,也希望,我们以 后的研讨会能够真正就他们的精神,就他们的给予下一代的启示做更多的研究。同时做更多的发挥,也希望,今天,有一天.我们的下一代在这些先人、先哲的精神 感召之下,他们有了人生方向,也因为他们有了正确的方向,不再以追求名、追求利为主,这样我国家才有希望,我中华民族的再一次复兴,不再只是三十年、二十 年,而是有着三百年、五百年的复兴。谢谢各位!

(根据录音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