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教仁与宋教仁研究会

328

——在纪念宋教仁延辰135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刘泱泱

(根据录音整理)

?

我想就宋教仁与宋教仁研究会谈三点看法:

一、宋教仁的历史定位

宋教仁是中国近代民族民主革命中的一位风云人物。纵观宋教仁一生的事迹和思想,爱国是初心,是一切言行的出发点;革命是手段、达到目的的途径;而民主宪政,则是宋教仁在革命成功后的治国理政之道。基于这样的认识,我对宋教仁的历史定位可以概括为六句话:第一,宋教仁是中国近代一位激越而真诚的爱国者。第二,宋教仁是中国近代民族民主革命的杰出革命家和重要领袖人物。第三,宋教仁是中国近代民族民主革命的杰出宣传家。为什么要把这点单独提出来?我认为这是宋教仁从事革命的特点,他从事革命的手段,主要不是自己拿起枪杆子,而主要是抓舆论、从事革命宣传工作。第四,宋教仁是中国近代民主宪政的先驱和中国近代民主法制建设的开拓者。第五,宋教仁是民国初年杰出的政治家和中国近代政党政治的开拓者。第六,宋教仁是坚定不移的民权扞卫者和为宪法流血的第一人。

二、宋教仁研究与评价的三个重要历史节点

宋教仁生前荣光,死后却相当长时期遭受冷落。在国民党统治时期,由于党派的内争,宋教仁不仅无历史功绩可言,而且成了革命党的“第一个罪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初期的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初,又因为以阶级斗争为纲,因为批修反修防修的需要,宋教仁被诬成“修正主义”的典型代表。因而在宋教仁逝世以后的长达半个世纪中,学术界对宋教仁的研究和客观评价几乎是一片空白!

宋教仁研究和客观评价的真正起步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开始的,迄今又有半个世纪了。其间有三个引人注意的历史节点。

第一个节点,以华东师大陈旭麓教授发表于《历史研究》1961年第7期的一篇论文《论宋教仁》为标志。这篇论文试图对宋教仁作客观的、全面的评价,对“议会迷”的提法和一棍子打死的做法提出不同的意见。从1961年到1963年,还有另外两篇文章问世,其中有一篇就是我写的《宋教仁的政治思想与政治活动》(笔名杨柳),发表于《江汉学报》1963年的第7期;再一篇文章是汝丰写的《宋教仁之死》,由《中国青年》1963年第20、21期连载。这时期研究和评价宋教仁的文章虽不多,但在当时条件下难能可贵。这是第一个节点,试图打破禁区,进行客观评价,尽管还打有当时的历史烙印。

第二个节点,我认为是1987年在我们常德市桃源县举行的宋教仁诞辰105周年学术讨论会。这个会在桃源召开,但实际主办单位是湖南省历史学会,主持人是会长湖南师大林增平教授和副会长湖南省社科院副院长杨慎之先生。虽然是地方性学术会议,当时还邀请了美国的普莱斯教授参加。林增平教授作主题报告。参加那次会议的,还有今天在座的李元灿老师,他于会后以此次会议的材料为主,主持编印了富有史料价值的《宋教仁纪念专辑》。这一次会议对宋教仁的研究和评价的进展,其历史意义在哪里呢?如果说第一个节点开始以后,全国宋教仁研究的中心是上海(因为陈旭麓教授在那篇论文发表之后,还与他的助手何泽福一道,编缉出版了《宋教仁集》,并写出了一本关于宋教仁的通俗性小册子);那么,就二个节点,桃源会议以后,我们湖南的、常德的、桃源的一些宋教仁研究工作者就迅速成长起来了。而与此同时,陈旭麓、何泽福教授又先后作古了!这样,从那以后,宋教仁研究的中心就逐步转移到了湖南。我们湖南省社科院校注出版了《宋教仁日记》,桃源李元灿老师与湖南师大李育民、迟云飞两教授合作,撰着了一本内容扎实的学术专着《宋教仁传》。当时湖南涌出一批中青年学者,特别是湖南师大的一批师生,就成了以后宋教仁研究的骨干。当时林门弟子(包括我在内)遍布全国,颇引起史学界的注目。

第三个节点,当属2011年365体育bet线路_365体育投注 365bet_365体育官网下载的成立和同年由365体育bet线路_365体育投注 365bet_365体育官网下载发起在常德市举办的两岸宋教仁研究学术高层论坛的成功举办。我认为这个节点的重大意义,就在于把宋教仁研究的队伍扩展到了全国,而且逐步地撒向了海峡两岸。这个功劳是不可低估的。特别是常德市本身,一个地方的宋教仁研究机构的建立,研究人才成批的成长。所以我对这个研究会非常赞赏,赞赏你们的精神,赞赏你们的工作。

三、对宋教仁研究会的今后工作的一些想法和建言

由365体育bet线路_365体育投注 365bet_365体育官网下载,到现在的中国现代文化学会宋教仁研究专业委员会(简称宋教仁研究会),这是一个质的飞跃,这说明我们常德宋教仁研究在全国地位、影响的扩大,我们不仅和全国宋教仁研究工作者保持了密切的联系,而且已经成为全国学会的二级分会。如果说以前台湾同胞与我们一起办活动时,好像感觉有些失格、不对等似的,那么现在他们就不会这么看待了。宋教仁研究会的最大特点,是他们的工作人员,主要是一批热心发挥余热的退休老同志,他们不计报酬,忘我奉献,对工作锲而不舍。我年迈体弱,原本不想出来搞什么东西,但是在他们的精神感召之下,我也不由自主地跟随其后,勉尽绵薄了。他们这支队伍战斗力是很强的。一个市级地方的研究会,它有自己的专门刊物,它几乎每年都举行相当成熟的学术研讨会,它还出版了一批宋教仁研究的成果。我初步统计了一下,他们出的刊物已出7期,出版着作有7本,比较大点的研讨会也有7次。这不容易,而且不简单。所以你们的功劳、你们的成绩,是非常显着的。

但我希望研究会再接再厉,取得更大成绩。研究会已经是联系全国各地,包括海峡两岸,宋教仁研究的一个联络中心,是进行多次学术研究交流的一个交流平台。我想,你们能不能够逐步地把研究会同时建设成为宋教仁研究的一个资料中心。我认为这个搞起来并不难,只要有个有心人专门收集,该复印的复印,网络下载有些还不要钱。如果这件事做成的话,对宋教仁研究的基础建设和今后研究的推动,应该起到更大的作用。

宋教仁研究会应有短期和长期的规划。长期的包括人才培养,短期的就是一些近期项目的规划。有几个项目可以考虑一下,一个是宋教仁研究资料汇编,这个不难搞;第二个是撰着宋教仁评传,多年前就听周星林教授讲过的,他已经写出宋教仁评传的初稿。我希望他再劳累一下,把这本专着早点修改定稿,并希望写得扎实,写出特色,写出新意,最主要的是要将宋教仁的早期思想和活动写得更加丰满一点,这个书出来在全国影响就更大一些。希望文理学院的领导鼎力赞助。我还感兴趣的一个项目就是宋教仁年谱。这本年谱可以采取两种形式,看哪种好。一种形式是一般的年谱简编,但要细一点;另一种形式要多花点功夫,编成宋教仁年谱长编。我看过香港中文大学陈善伟教授送给我的一部《唐才常年谱长编》(上、下册),它不同于一般的年谱长编,不仅按年月日顺序将事迹记下来,而且在相应年月日下面把所有着作全部辑录下来,等同于将年谱和文集完整地结合在一起,给研究者以最大的方便。唐才常的政治活动只有几年时间,宋教仁的革命活动也只有十来年时间。只要做到专心、静心、细心,是不难完成好的。

以上的想法和建议很不成熟,仅供研究会研究工作时参考。


讲话者为湖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